肖筹_我要好好学习了!

【咸鱼一条,开学期休眠】
杂食
小学生文笔
脑洞清奇 笑点独特
四下挖坑
我就瞎写写
如果有人能喜欢的话就太好了

www我来repo啦!终于收到了康纳酱他真是太可爱了prprpr!!手感炒鸡棒!吹爆腰之太太 @StalkerG ヽ(*≧ω≦)ノ

寄件人是汉克呢。。。。一定是假的老汉叭(o´ω`o)汉克怎么可能把这(他)么(的)好(阔)用(爱)的(康)东(纳)西(酱)送给我嘛!!!

那个沙雕图。。。。emmmm很性感对吧(*´艸`*)圆了我儿女双全的梦233333

哇哇哇弟弟终于活过来啦。。。炒鸡好看的哟我的已经到手了【高调炫耀www】

(○´3`)ノヽ(*≧ω≦)ノ(。•ㅅ•。)♡(´ε` )♡

向日耀:

嗯!

【舟渡】小鬼怕鬼吗

前几天看到了个很带感的句子,感觉很适合早熟的费总,所以抽空摸了个这。

是高中的小费总。

————————————————————————————

骆闻舟打开车门,细密的冷雨一下子糊了他满脸。他不耐烦地随手抹了一把,裹好夹克走向等在校门口的“问题少年”。

虽然已经四月,草木渐渐繁茂,泛出浓重的绿意,但依旧冷得可以。费渡还穿着春季校服,看上去冻得够呛。骆闻舟有点头痛,也不知道这位少爷等了多久,不过看起来一会儿是不会消停了。

真不想来接这个小兔崽子!

骆闻舟叹了口气,但是陶然那句话说对了,清明节放任一个半大的孩子独自在凶宅过夜实在不太合适。

“走走走!!”骆闻舟几步跑过去,把费渡拽上车,上车顺手把纸抽扔过去,边开暖气边絮叨:“陶然值班儿呢,让我把你送到他家去,一会儿我带你去拿明天用的东西。陶然给他做好饭了,在冰箱里,你拿微波炉热一下就行。今天晚上我俩都要值班,把你送到了我就得回去,你老实点儿别闹幺蛾子啊!”

费渡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看了他一眼,好像是嫌他啰嗦,随后又低下头,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衣服。————虽然他打了伞,但仍有不少雨丝飘进来,湿冷的衣服贴在身上,让费渡很不舒服。

骆闻舟熟练地在下班高峰期的车流中穿行,仅一个小时就圆满完成了把费渡和他的日常用品打包送到陶然家的任务。

“别在那儿干站着!费渡!你没长手吗?自己收拾收拾东西,别跟个棒槌似的戳那儿!”骆老妈子一边唠唠叨叨一边快速地收拾东西,不大的单身公寓里到处回荡着他的声音。费渡看了他一眼,开始慢吞吞地从包里往外拿东西。

骆闻舟唠叨起来就停不下嘴:“饭给你放桌子上了,别忘了热了吃。”他说着从冰箱里拿出陶然准备好的速食咖喱饭,换了口气儿继续说他的单口相声:“吃完要洗碗,听见了没?别跟个大少爷一样啥都不干。”

说话间骆老妈子飞快地扫视一圈,确认没有什么不妥后就火急火燎地往外跑,刚到玄关又退回来,冲着费渡来了了一嗓子:“吃完饭就抓紧写作业啊!别偷偷玩游戏!!晚上早点儿睡!”话音未落,他就一阵旋风一样卷出门去了。

听到防盗铁门被摔上的“咣啷”一声,费渡朝门口望了望,缓缓从耳朵里拽出两团儿卫生纸,拎书包向卧室走去。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振了几下,费渡摁亮屏幕,是骆闻舟的短信。

“小鬼,晚上敢不敢一个人睡啊?怕黑怕鬼的话床上有熊宝宝~”

“………………”

费渡几乎能从字里行间看到屏幕那头骆闻舟挤眉弄眼的贼笑,他面无表情地收起手机,放好书包,走进厨房。

微波炉发出“叮”一声脆响,在昏黑的房子里异常突兀。费渡没有立即伸手端碗,他摩挲着手机微笑起来。晦暗不明的光线模糊了他嘴角的弧度,看上去有几分诡异。

“……………见识过人心,谁还会怕鬼啊。”

还是没打完_(:з」∠)_欠债两篇。

『总有一些废话』

高三了,明天开学,开启缘更模式(›´ω`‹ )…………

www虽说取关随意但是还是希望诸位能在关注里给在下留一席之地的。

大概会随机产出胜出/舟渡/all叶/提灯相关吧…………

如果还有人记得在下的话,明年六月见!明年我是一个疯狂更新的良心po主了!

我的妈啊还有人信?!!

(一只纯种沙雕)榆梣:

挂一个群,这个群里的群主,管理员冒充朱一龙,白宇,王乃超等明星。以粉丝群的名义建群,被反黑微博挂出来后里面自以为是粉丝的群员依旧维护所谓假冒的朱一龙白宇。里面的群员好像都被洗脑了一样,堪比邪教组织。见谁喷谁。以后该群解散又建立了新群,依旧是以本人的名义建群,理智的人都退群并劝里面的人相信这是个诈骗群,奈何里面的人好像智商不够用,明明都知道是假的还继续维护。见到这个群请随手举报一下谢谢。


我真的是醉了……这什么年头了居然真有人信💩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七夕专栏】【舟渡】《默读》幕后采访

有想问的可以评论or私信~我看着写写(。•ㅅ•。)♡
————————————————————————————————————————————————————————
1*Q:您理想中的早晨是什么样子的呢?

费渡:和师兄一起躺到八点,然后慢慢悠悠起床吃个早饭。很悠闲很放松的生活。
骆闻舟:说的怪美,早饭还不是要我去给你买。
费渡:(笑)师兄你最好了。
骆闻舟:你………得得得,我认了。
骆闻舟:跟他差不多吧,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就行了。

2.Q:如果通宵的话会干什么呢?

骆闻舟:除非有案子或者值夜班,否则我一般不熬夜。
费渡:我想打游戏啊………可是有人不让(靠过去)。
骆闻舟:(抱住)那你还不是想方设法地偷偷玩。

3.Q:如果遭遇灌酒会如何应对呢?

骆闻舟:一般也没人灌我,最多就是局里那帮起哄。那样的话就喝点儿呗,注意点别喝高就行。
费渡:尽量推掉,他不让我喝。
骆闻舟:是啊,把外面的推掉,回来偷着喝。
骆闻舟:喝完还要嫁祸给骆一锅。

4.Q:如果要养宠物,会选择猫还是狗呢?

费渡:不用“如果”,已经在养了,是猫。
骆闻舟:啥都不想养,光家里这两位爷就快把我给折腾死了。
5.Q:请评价一下自己的家务水平吧!

费渡:只能让自己不会饿死。
骆闻舟:你看你笨手笨脚的还碍事,和骆一锅一样,得要我一点点教。
(筹:骆队你呢?)
骆闻舟:嗯………还行吧,做饭还比较有信心。

6.Q:是否曾经(考虑过)对伴侣使用暴力?

费渡:没有,反正也打不过他。
骆闻舟:………有,被他气得半死的时候。
费渡:(捧心状)天哪!师兄我真的太伤心了。

7.Q:那么现在还会对伴侣使用暴力吗?

费渡:本来就没有现在更不会有了。
骆闻舟:不会,但被气到要死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想想的。
费渡:………我觉得我需要为了防止以后遭到家 暴做出一些努力了。

8.Q:最喜欢的娱乐活动是?

骆闻舟:健身吧。
费渡:打游戏或者放空自己。偶尔品品酒也不错,可惜师兄不让。
骆闻舟:那也没见你少干。

9.Q:最喜欢和伴侣一起干什么呢?

骆闻舟:腻在家里,腻着腻着上个床。
费渡:(笑)我也喜欢。

10.Q:最害怕伴侣干什么呢?

骆闻舟:不知道保护自己,拿我的心肝去喂狗。
费渡:(亲)对不起,我不会了。
费渡:嗯………怕他出外勤遇到危险就知道死扛。
费渡:我也很担心你啊。
骆闻舟:(心里小鹿乱撞脸上极力维持平静)嗯。

11.Q:如果用一种动物形容对方,会选择什么动物?

骆闻舟:猫。就跟骆一锅一个样,好吃懒做没心没肺。
费渡:黑背,感觉非常可靠。

12.Q:对方有什么让你无语的爱好吗?

骆闻舟:老想着趁我不在偷酒喝偷玩游戏,多大的人了你都。
费渡:总是试图向我兜售肉体,算吗?

【七夕专栏】提灯系列幕后采访

新年快乐!!还有什么想问的可以说,我看着写写ㅇㅅㅇ
————————————————————————————
————————————————————————————
1*Q:您理想中的早晨是什么样子的呢?
【刺刀剧组】
楚慈:  六点起床,半小时洗漱、吃早餐,六点半出去晨练。七点钟回来,洗个澡,换衣服,然后去上班。规律,而且健康。
韩二:  七点自然醒,跟媳妇儿搞一次,帮他洗澡,然后送他上班。
楚慈:  ………韩越,我听见了。
韩二:  ☉▽☉

【桃花剧组】
楚河:  七点半起床,一家四口一起吃早饭,然后各忙各的。
周晖:  八点起床,俩兔崽子都不在家,只有我和楚河两个人吃早餐。吃完看看能不能再来一次。
大毛:  九点母亲叫我起床,然后和我一起吃早饭,没有周晖那个混蛋。
周晖:  小兔崽子,我是你爸!!!
二毛:  六点起床,锻炼半个小时(比如爬个山什么的),然后和母亲一起吃一顿全蛇宴。
周晖:  可怜的孩子,全蛇宴这个部分我可以帮你实现,不过我老婆你就别想了。

【河山剧组】

顾川:六点起床,给叶真做早饭,六点半把他叫起来一起吃,然后送他去上学。平平淡淡也很美好。
叶真:不用上课,睡到自然醒,起床有串串做的热乎乎的早饭。
(筹:只怕等你起床就不是早饭了……)
顾川:(亲)放心吧,后半部分没问题。
叶真:……那前半部分呢?
顾川:(轻笑)
叶真:……好吧我知道了。

2.Q:如果通宵的话会干什么呢?
【刺刀剧组】

楚慈:我不熬夜,那样死的快。
韩二:听见了没?我媳妇儿不熬夜我当然也不熬夜!
【桃花剧组】

周晖:呃……啪啪啪?
楚河:滚。
楚河:我没想过。我不喜欢熬夜。
大毛:去酒吧啊。接受愚蠢人类的赞美顺便趁乱吃几个人,非常完美。(并不)
二毛:晚上蛇比较多,尽量多抓一些。饭店里的都太贵了。
【河山剧组】

叶真:打游戏啊!当然要打游戏!
顾川:嗯……其实还有很多有趣的活动可供选择的。
叶真:哦?有什么?
顾川:来我告诉你……
叶真:!
叶真:你唔!!!!
3.Q:如果遭遇灌酒会如何应对呢?
【刺刀剧组】

韩二:除了侯瑜那帮子和老于应该没人敢灌我了吧。
楚慈:我不沾酒。而且韩越应该不会让那种场景发生的。
韩二:对对对媳妇儿我会保护你的!
【桃花剧组】
周晖:打!
楚河:打!
大毛:吃!
二毛:打!
(应该没人敢灌这一家子酒吧……)
【河山剧组】

顾川:能不喝的话当然会推掉,如果真的无法拒绝的话会控制自己不要喝醉。
叶真:打他呗。
叶真:嗯……如果是不方便动手的场合那我妈应该也会在,他不会让人灌我的。
叶真:唔,再不济的话也还有串串呢。
顾川:……我只是个“不济”吗?!(心塞)

4.Q:如果要养宠物,会选择猫还是狗呢?
【刺刀剧组】

韩二:狗吧。狗比较皮实,猫太难伺候了。
楚慈:嗯,我比较喜欢猫,很独立很安静的那种。
韩二:那就养猫!听媳妇儿的!
楚慈:(无语)人家只是说“如果”……
【桃花剧组】

周晖:没兴趣,有可能分走楚河注意力的生物都不想要。
楚河:没时间养。天天应付这三个就很累了。
大毛:哪个都不想养,天天看着又不能吃,麻烦死了。
二毛:………狗,比较听话。
【河山剧组】

顾川:目前没这个打算,先把叶真养好吧。
叶真:我要养狗!就那种大狗,看着特别威风,但是脾气好,还能陪我玩。
(筹:………听上去像顾川。)
叶真:………对哦。哈哈哈哈串串你像狗!!
顾川:……………(我不是我没有)

5.Q:请评价一下自己的家务水平吧!
【刺刀剧组】

楚慈:不算很高,能让自己好好活着的水平。不过高低都无所谓,反正现在我不用做家务,以后应该也不用了。
韩二:………是啊,现在都是我在做。
韩二:原本一窍不通,现在已经非常熟练了,不要问我原因。
楚慈:你有意见?
韩二:(汗)不不不没有没有,为老婆服务是我的荣幸。
楚慈:(点头)韩越现在厨艺非常好,我很满意。
【桃花剧组】

周晖:基本上完全不会。
楚河:只够照顾自己正常起居。
(筹:那二位平时打扫和吃饭问题怎么解决呢?)
周晖:单位食堂啊,国 安的食堂特别上档次。
楚河:偶尔也出去吃。
楚河:至于家务…………
周晖:不是还有李湖吗?
【河山剧组】

顾川:原本也只能照顾一下自己,现在慢慢学会了很多,还专门去学了做饭。
叶真:是的!串串做饭特别好吃!

6.Q:是否曾经(考虑过)对伴侣使用暴力?
【刺刀剧组】

楚慈:………是,但我打不过他。
韩越:…………
楚慈:怎么了?快回答啊。
韩越:呃……有……还是很多次。现在想起来都恨不得打死那时候的自己。
【桃花剧组】

楚河:算是有吧?我俩第一次见面我就拿箭射 他。后来也有交手。
周晖:(亲)亲爱的那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周晖:我的话是有的………那时候我太粗暴了,因为非常害怕失去他。
楚河:…………(亲)
【河山剧组】

顾川:………有,还很多。
叶真:………我也有。我们俩是一路打出来的嘛。
顾川:(笑)是啊,从认识可是就没少切磋。
叶真:这不叫切磋!!是你单方面吊打我好吗!
顾川:(亲)但是你现在一直在进步,很快就可以吊打我了。
叶真:那必须的!毕竟小爷我这么厉害。

7.Q:那么现在还会对伴侣使用暴力吗?
【刺刀剧组】

韩二:当然不会!老子现在宠着他还来不及。
楚慈:不会。如果可以的话我倾向于用文明的方式解决问题。
韩二:………其实还是有的。
楚慈:?
韩二:如果冷暴力也算的话。媳妇儿我不想继续睡书房了!!
楚慈:(瞪)……谁是你媳妇儿?!
韩二:⊙ω⊙
【桃花剧组】

周晖:当然不会了。
楚河:不会。
【河山剧组】
顾川:如果切磋不算的话,不会。
叶真:怎么不算,你没少借机打我好吗!
顾川:…………(说的跟你没有借机踹我一样)

8.Q:最喜欢的娱乐活动是?
楚慈:嗯……打网游吧,做实验也很有趣。
韩二:没有什么是比“跟媳妇儿搞一 炮”更棒的娱乐了。
楚慈:嗯?
韩越:⊙ω⊙
韩越:那………那就打靶子吧。
【桃花剧组】

周晖:粉碎糖果。
楚河:看书。
大毛:吃。
楚河:………这个不算娱乐吧。
二毛:吃蛇。
(筹:………结果只是在吃的品种上细化了一下吗?!感觉好像饭桶兄弟……)
周晖:就知道吃,要你们何用啊。
【河山剧组】

顾川:练武?陪叶真玩?
叶真:打败串串!!
顾川:(摸头)那个叫目标。
叶真:…………

9.Q:最喜欢和伴侣一起干什么呢?

韩越、周晖、顾川:上♂床!!

10.Q:最害怕伴侣干什么呢?
【刺刀剧组】

楚慈:突然发疯?算不上害怕吧但是他每次发疯我都会很头疼。
韩二:讲道理,还有让我睡书房。
【桃花剧组】

周晖:怕凤凰不理我。
楚河:怕他突然发疯。
(筹:关于这一点可以和慈慈交流一下。)
【河山剧组】

叶真:好像没什么吧………哦,怕他甩了我,因为我学历低。
顾川:………不会的。
(筹:串串呢?)
顾川:突然跑去和别人打架。
叶真:我才没有!都是他们先挑衅的!
顾川:然后你就顺势把人打得妈都不认识了?
叶真:…………

渣章。
昨天才发现今年稻米节和七夕是一天ㅇㅅㅇ是不是注定张先生要和吴先生一生一世呢?

其实上个学期已经有点淡了,但是现在回想起自己曾经为了盗笔,为了他们如此痴狂,嘴角还是会忍不住上扬。

盗笔是我的初中,想起盗笔就会想到我曾经在每一本书上写过他们的名字,想起以外他们我第一次买下橡皮章并进入这个可爱的圈子,想起一群好朋友一起欢笑,想起我们那个私密又好玩的老九门群。

从盗笔,到藏花,到沙海,到重启,虽然说我的青春时光还没有走完,但是回顾已经过去的几年,满满的,全都是盗笔的印记,全都是他们带给我的喜怒哀乐。